讀太宰治《富岳百景》,看到這段對見到戀人的心理描寫,突然有個不嚴謹的想法就是太宰先生貌似只對國木田君毫無顧忌地插科打諢,也許這正是因為太宰對國木田君是全身心地信任吧💗

评论
热度 ( 10 )
TOP